0317-2101442        

  fantaicms@163.com

   >   創業頭條

創業頭條

?全民「轉行」浪打浪,前浪后浪都晾在沙灘上

前幾日,招聘行業上演了頗為魔幻的一幕:幫助求職者找工作的人,現在也要自己找工作了。

4月26日,據媒體報道,前程無憂對此前被曝光的裁員消息給出了解釋,稱此次關閉石家莊、烏魯木齊、廈門、蘭州等11座城市辦事處,影響到127名前程無憂員工的勞工關系。

前有58同城,后有前程無憂,究其原因,企業的招聘需求大幅降低,大量員工放棄跳槽導致簡歷投遞下滑,求職者的求職需求也大量減少,因此,招聘平臺來自B端、C端的用戶雙雙縮減。招聘平臺的困境,最直接地印證著整個求職和招聘市場在后疫情時期的“畸形”。

2020年是求職者的難關,但籠罩在他們的身上的不只是企業裁員、縮招,還有旅游、影視、餐飲等行業的整體不景氣給員工帶來的職業危機和焦慮,他們被經濟和行業局勢裹挾著,也在小心翼翼地謀求轉行。

最近流行前浪以羨慕之名說教后浪,但事實上,不論是前浪和后浪,在如今的形勢之下,都被晾在了沙灘上。

微商?真香

疫情之前,很多人疑惑為什么朋友圈里這么多人都去做微商;疫情之后,當他們自己也成了在朋友圈發廣告的微商,才深感生活不易、微商也難。

去年,社交電商概念火爆,帶動了微商從業者的大規模增長,從2017年的3000萬達到了4800萬。一位北京某VC機構的分析師吐槽,“我的發小也在朋友圈賣衣服了,你說好端端一個小姑娘,為啥要做微商呢?”言語之中,多是不解和不屑。

然而,今年VC被逼或者自愿退出的數量愈加激增,當他聽說很多同行紛紛轉行,也有人去做了淘小鋪的微商,他才意識到自己也沒法像以前一樣地活著了,整個圈內到處彌漫著“中國再無VC”的論調。

轉行微商的更多是代購。自國外疫情爆發,線下商場悉數停業,不少代購無法出門掃貨,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將會面臨“失業”的危機。

張娟是一名資深代購,意大利封城時,她被留在米蘭。在剛開始得知國內疫情的消息之后,她開始頻繁地跑商場、囤貨,密集發了幾天包包,但2月份疫情蔓延地厲害,導致回國物流渠道價格翻倍,她的很多訂單都被擱置。原本以為國內疫情好轉后,可以盡快賣掉囤貨,沒曾想意大利疫情爆發,商場關停,物流、飛機也暫停運營。

現在她只能靠僅剩的囤貨維持不太頻繁的生意,她表示,我認識的代購們都在賣囤貨,而且還有朋友跟微商合作,賣面膜、賣阿膠。

與張娟不同,從事日韓產品代購工作的蔣麗,目前正處于無貨可賣的境地,她之前囤的貨已經快要售罄,也不敢鋌而走險出國進貨。不得已,她通過一些渠道聯系了國內的廠商,在朋友圈賣起了國產面膜。

蔣麗直言,“以前瞧不上這個行業,但現在沒有辦法,實在沒錢了”。

轉行做微商或者賣保險,以前多多少少帶著些業內調侃和自嘲的意味,網上甚至還流傳著一張媒體人“轉型路線圖”:媒體—PR—自媒體—賣保險—微商。而今年,這種轉行成了不少行業人員謀求自救的現實,從VC到代購,從導游到教培老師,他們在朋友圈發布的可能不再是旅游團信息或機構課程打折,而是各式各樣的微商產品廣告。

這似乎也是大勢所趨?!?020年疫情后的理想工作報告》顯示,29%職場人傾向在長期雇傭+短期雇傭中找到理想工作,增幅超過220%。疫情后,為了進一步增加安全感和穩定性,部分職場人將選擇多一份收入來源,也多一些生活保障。

微商恰恰成了最佳選擇。

還是賣房子、賣保險最賺錢

疫情期間,旅游、餐飲、影視及院線等行業遭受的沖擊最大,對至今還無法復工或沒有恢復客流量的相關從業者來講,微商、外賣員、跑滴滴等大多只是作為兼職存在,至于以后要不要長期從事,還要看個人的經濟狀況。

不過,受疫情影響,一些行業的整體不景氣被空前放大,悲觀情緒的蔓延如同一層陰霾牢牢籠罩在職業者身上,這讓很多人不得不考慮離開這一行。

比如影視業,院線遲遲不能復工,再加上上游的影視制作接連遭受打擊,不少影院工作人員已經離開了這個行業,他們雖然嘴上說著“等生活穩定了再回來”,但內心深知這種離開很有可能是自此之后一去不回。而這其中不止包括基層從業者,還有攝影、化妝甚至是編劇和導演。

VC行業也是如此。一位業內人士表示,投資行業如今還在不斷萎縮,VC還在撤退,當規模萎縮后一定時候,VC行業才真正的成熟,但當問起這個時間點的時候,他也坦言:“這兩年沒戲”。

這種背景下,整個行業開始悄悄向房地產“轉行”,而這在以前是難以想象的。

長期以來,創投圈對房地產頗有怨言,他們中不少人認為房地產的繁榮擠壓了實體經濟的生存空間,連累創投行業遭殃。但是,今年形勢變了,創投機構的思維也變了。

根據《亞洲另類投資》接觸的一些創投機構,有的機構正在一個二線城市推進落地文化產業園,要政府配套1000畝以上的土地,再想方設法拿一部分配套住宅用地;有的機構最近則在全國多個城市推進孵化器項目,辦公物業全部由政府免費或超低價提供,企業入駐后收到的房租全部由運營者支配……

盡管VC們拒不承認這是房地產業務,但這些項目的核心營收來源正是辦公物業的租賃和銷售收入,這說明該業務本質上與房地產如出一轍。而且,有些機構的業務重心已經從投資轉向產業運營。

房地產并非沒有受到疫情沖擊,只是相比其它行業來講,要賺錢還是得靠房地產。

當然,除了房地產,保險公司也是考慮轉行的人的首選。銀保監會數據顯示,2020年一季度,健康險業務保費收入同比增長21.58%,疫情過后,社會風險意識水平顯著提高,部分產業加速推進釋放新的保險需求,也釋放了更多的崗位需求。

今年1月初,從事房地產銷售的老謝與公司的10多位同事集體轉行,浩浩蕩蕩投身保險行業。剛起步時,他原本以為底薪低、成交艱難,沒想到碰上了突發疫情,身邊不少朋友的健康意識有所提高,開單并沒有想象中困難。

漸漸地,老謝開始嘗到甜頭,并積極勸說有轉行意愿的朋友加入保險大軍。

創業者在徘徊

斯坦福商學院曾經做過一個統計,創業者失敗后,他們的去處被劃分為三大通路:繼續創業、打工和投資。統計顯示,在創業失敗后的第一步,41%的創業者會選擇繼續創業,40%的會選擇去打工而安穩一陣,19%的會憑借創業這段經歷,晉級為投資人。

其中選擇去打工的創業者,在短暫調整后,又會有13%絕對數的創業者選擇繼續創業。由此可見,超過一半的失敗創業者仍傾向于繼續創業。

但置身于疫情期間,情況有所不同。一方面是創業者們艱難求生,跪著也要活下去,另一面則是不斷增加的倒閉企業,尤其是一些行業的頭部企業也開始倒下,進一步降低了創業者對未來的信心。比如最近剛剛宣布破產的知名AI芯片企業—Wave Computing,曾經被譽為全球最有前途的AI公司之一。

不少創業者全憑一股勁在支撐,企圖等待行業回春,而更多的則陷入了懷疑。

一位已經入行近5年的創業者表示,事業剛起步,就遭遇了疫情,資金鏈受到影響,還欠著債?!拔椰F在內心基本是奔潰的狀態,但還要維持基本的生活,周圍人都在想要不要找份穩定的工作、拿著穩定的收入,覺得這樣也挺好的”。另一位創業者連開了兩次餐廳都失敗,看著朋友連續跳槽、工資成倍增長,他已經決定重新打工。

影響創業者選擇的不單單是尚未結束的疫情,還有投資方。一位北京VC投資人對媒體坦言,“我已經很長時間沒看AI的創業項目了”,當投資方重新審視項目的變現能力和擴展空間時,意味著資本熱度逐漸消退,而這對創業者意味著融資無望。

創業者的流失不僅表現在部分創業者放棄創業、轉行打工,也體現在疫情之下的創業積極性上。根據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和智聯招聘公布的《2020年大學生就業力報告》顯示,選擇單位就業的比例最高,為75.8%;其次,為自由職業和國內/外升學,所占比例分別為7.7%和7.5%;而選擇創業或其他的畢業生比例最低,僅占2.8%。

另外看新注冊企業,與2019年一季度相比,2020年一季度新注冊企業中,不同所有制類型企業的新增數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減少。其中,外商投資企業的新增數量比2019年一季度減少了近13%,民營企業新注冊數量同比減少了近20%。

面對今年的經濟及行業形勢,很多創業者都在做最壞的打算。

覆巢之下無完卵,破產、裁員、降薪…疫情給行業帶來的損傷終究會折射在個體身上,而個體職業生涯的改變也是經濟下行的一個縮影。

歪道道,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。同名微信公眾號:歪道道(wddtalk)。本文為原創文章,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。

聯系我們

聯系: 花生

手機: 17717736857

電話: 0317-2101442

傳真: 0317-2101442

郵箱: fantaicms@163.com

地址: 滄州市運河區迎賓大道西客站往北100米泰大過幾2號樓1404號

午夜性色福利在线视频,韩国精品福利一区二区三区,夜色撩人在线视频,天天色影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